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
新闻中心
利来资源站2
您现在的位置: > 利来资源站2 >

跨界出任佳士得中国区“掌门”杨媛草:我就是那个初生牛犊不怕虎

来源:未知 浏览数量: 日期:2022-01-04 17:54
html模版跨界出任佳士得中国区“掌门”杨媛草:我就是那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“新员工”

每经记者 丁舟洋 每经实习记者 朱鹏 每经编辑 宋红 董兴生

锤头落下,财富流转。看上去充满神秘的艺术品和奢侈品拍卖交易,已有数百年历史。行业龙头,当属250多年前诞生于英国的佳士得。

如今的佳士得是全球顶级拍卖行,也是一家以传承和传统为傲的国际公司,却选中了一个出身草根、白手起家的跨界创业者掌舵中国区市场。这样一种“不羁”的搭配,很不“英伦”。

打马球、参加珠宝拍卖展、在上海时装周发表女性力量演讲、对话梵高家族后裔、组织大牌二手正品慈善义卖顺便过了自己的生日……这是佳士得中国区主席杨媛草寻常的一周。

在此之前,这位80后女老板已经习惯被贴上各种与“人生赢家”有关的标签。出生于一个重庆普通家庭的杨媛草,真的像“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”,从学生时代起就被刻上强者的烙印。

这场双向奔赴的“跨界”背后有着怎样的故事?“几乎没给别人打过工”的杨媛草“闯入”此前并不熟悉的艺术品拍卖领域,能胜任“打工人”新角色吗?

坐在佳士得上海办公室,杨媛草对《每日经济新闻(博客,微博)》记者坦言:“后疫情时代,很多东西都在巨变,国际形势、政治经济、生活方式……一个企业如果固步自封不图改变,可能会被淘汰,需要一些开拓性的思维与勇气,也许我就正好是那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员工吧。”

三个月16轮面试 杨老板成为“打工人”

10月末,杨媛草在社交平台发了一张自己走过佳士得拍卖行的侧影,恭喜自己通过了这家大公司的试用期。

在杨媛草之前,坐在佳士得中国区主席位置上的也不都是“圈内人”,而杨媛草的背景仍显得十分特别。她是佳士得自2013年进入中国拍卖市场以来的首位“80后”中国区主席,也是上任年龄最小的一位。

在一脚跨入艺术品拍卖领域前,杨媛草在传媒内容领域取得的成绩有目共睹。24岁,创办自己的电视制作发行公司;30岁,引进“好声音”“达人秀”版权,开国内综艺之先河;跨界时尚,策划上海时装周“时尚周末”;作为“高龄产妇”成为新手妈妈,别人忙着恢复元气,她却拍了一部聚焦女性生育话题的纪录片……每个阶段都有高光时刻。难怪她自嘲,每一次新动作都差不多要被刷头条。

“可能有人觉得我这次跨界有点大,但我这段时间工作下来,能深刻理解这本质上是一份人与人沟通的工作,而我过去十多年一直做的都是沟通工作,只是沟通的媒介不同而已。”杨媛草说。

让人略感意外的是,外界眼中叱咤风云的杨老板,拿下佳士得的Offer也颇费了一番周折。“他们通过猎头找到我,从今年3月开始接触,中间长达将近三个月、16轮的面试才最终确认下来。”杨媛草回忆道,“对于佳士得而言,这个人要承担公司的信任和寄托,对于我而言,也是一个非常谨慎的职业选择。”

这么长的面试流程,杨媛草一度觉得“挺奇葩的”。“但一轮轮沟通下来,我理解了为什么要有这么复杂的过程,因为佳士得不只是一个交易平台,对管理层的要求就更多元了,要看你的学术背景、商业判断、与人沟通的能力等多种元素。”

而此前,杨媛草都是那个面试别人的角色。“我尽量不把每次面试变成我在面试别人。”杨媛草笑称,“我以前创业和学新闻的背景,习惯了这种说话风格,在面试中我很快变成那个发问的人。”

“整个面试过程,我提了很多问题。我从这个面试官总结出来的问题,带到下一个环节去征求相关专家的意见,所以这样一环环扣起来,他们可能会觉得这个人不是被动接受,而是主动思考,我也在这十多轮的交流中,对这个公司产生了莫大(博客,微博)兴趣。”

从大环境来看,佳士得也需要一位“变量”主导者。2020年,没有拍卖师的网拍已全面开花,佳士得全年网拍收入增长了262%,而另一拍卖行巨头苏富比则有超过70%的拍卖在网上举行。后疫情时代,“变”与“应变”成为艺术品拍卖行业主基调。

当问到佳士得对她的KPI考核是什么时,杨媛草又忍不住打趣:“希望我半年后不要满头白发。”“有一件事我可以肯定,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能力满满。所以我来不来,业绩都会很亮眼。”

但她也坦言,任何企业的核心业务在某一时间段都面临一定挑战。“这时候,需要一些创新的思维和拓展的勇气,也许我正好是那个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新员工。”

“公司可能希望我在跟政府的合作上,包括对业务的新拓展,以及更宏观的策略方面做出成绩。”杨媛草补充说。

首次入驻进博会 拿出价值上亿顶级艺术珍品

进入深秋,到了艺术品拍卖行最繁忙的时节。一年一度的“秋季艺术品拍卖会”拉开帷幕,这是各大拍卖行的兵家必争之地,而中国内地市场又是财富涌动的重头戏。常年与苏富比龙争虎斗争夺头把交椅的佳士得,今年“放大招”了。

11月5日~10日,佳士得首次进入2021年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(简称“进博会”),这也是进博会首次设立艺术品专区。期间交易的相关艺术展品将享受税收优惠,对于佳士得此番拿出的价值上亿元的顶级艺术品而言,这笔税收优惠省下的不是小数目。

在位于上海外滩圆明园路97号安培洋行二层的佳士得上海艺术空间展厅,每经记者参观了佳士得为本届进博会准备的8幅画作。张大千、赵无极、马克?夏加尔、卡密尔?毕沙罗等大师的作品静置悬挂于由走廊连接的两间展厅白墙之上,东西方的艺术交流在数百平米的空间里得以实现。

其中,意大利现代主义艺术家亚美迪欧?莫迪利安尼在1915年创作的人物肖像画作《门前的阿特丽斯?哈斯丁》是继1973年之后,再度进行公开展览。这幅美术馆馆藏级别的画作也是本次进博会的一大亮点,估值在亿元人民币以上。

“之前大家谈起进博会,更多是工业领域,文物、艺术这样的板块不多。今年能有这样的契机,所以我一直讲,我运气真的很好。”进博会前夕,每经记者又一次见到杨媛草,ca88com,这是她履新佳士得中国区主席的第一百天。就在接受每经记者采访的几分钟前,杨媛草还收到了佳士得全球CEO的邮件,远在伦敦的CEO为佳士得首次亮相进博会感到兴奋。

进博会是佳士得“香港秋拍季”的序幕,紧接着,北京、上海将在线上线下同步举行多场预展、私洽会等活动。围绕中国市场的秋拍争夺必将又是一场精彩“大战”。

“破圈、跨界、把业界对中国市场的重视变为尊重,这是我从8月1日上任以来关注的重点。”杨媛草对每经记者说。

法国知名艺术机构Artprice与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联合发布的《2020年度艺术市场报告》显示,中国市场占2020年全球拍卖总成交额的39%,位列第二的美国市场占比为27%。

“其实我们更希望能把中国藏家的收藏逻辑、收藏思考,更好地与全球艺术界权威圈层作沟通。”杨媛草表示,“几个星期前,就在上海佳士得艺术空间,我们举行了两场印象派的专题讲座,请到了梵高的曾侄孙。他和梵高长得很像,观众们都叹言,感觉有点穿越了,像是在和梵高本人讲话。”

在杨媛草看来,这是国际艺术界与中国藏家深入对话的一次很好尝试。“这是一种尊重,你不能仅说很重视这个市场。我们中国团队能做好的一件事,就是梳理中国市场的国际表达,有了更多这样的沟通后,整个国际市场会把更好的作品带到中国。”

NFT遇上元宇宙,百年老店的数字化生存之路

一个存在了255年,且活得挺好的企业,自然有它引以为豪的传统荣光。

但疫情打乱了世界的连接,拍卖行传统强项“线下拍卖”受到了很大影响。《2020年度艺术市场报告》显示,佳士得2020年上半年的拍卖销售额相较上年同比下降60%。

但这家“传统机构”又快速适应了数字化转型。2021上半年实现的35亿美元成交总额为近六年来排名第二的业绩,全球拍卖市场成交价前12位的艺术作品中,有7件由佳士得拍出。

“中国在数字化的生态以及应用上是全球领先的,所以我也希望能够跟中国团队在数字化应用、数字艺术产品等领域率先做出成果,然后反哺给佳士得全球团队。”杨媛草说。

如今,数字革命在艺术领域的应用还有“非同质化代币”(NFT)形式拍卖。今年3月,美国数字绘画艺术家Beeple创作的一幅名为《每一天》的NFT作品由佳士得拍出了6935万美元的天价,这也是全球拍卖行首次上拍纯数字加密作品并接受数字货币支付。

与传统艺术作品不同的是,《每一天》能看到但“摸不着”。从2007年起,艺术家Beeple每天在网上发表一幅数字画作,《每一天》就是由这些画作组合而成。这批巨型数字拼贴作品经过区块链加密技术,通过佳士得的拍卖桥梁,直接由作者转交给竞拍者。区块链不可替换、不可更改的特点,给了数字艺术品溯源真伪的身份证。加上近期火热的元宇宙概念,NFT艺术品大有登上风口的趋势。

杨媛草对此很坦诚:“对于NFT艺术品,我们如何摸着石头过河,怎么去真正发掘它的价值,我觉得要下扎实的功夫,我希望能把数字艺术品变成有价值的收藏,而不只是跟风的噱头。”

据佳士得上半年财报,NFT拍卖登记买家平均年龄为38岁,较其他拍品的买家平均年龄低13岁。

“学会怎么跟年轻人对话,这句话说出来简单,但实际操作需要突破很多固有的成见。”杨媛草说,“网上有句话,叫‘不要看不懂、瞧不起、来不及’,我觉得很有寓意,你不要看不懂年轻人现在的行为;不要瞧不起他们,用你的成见去总结他们;等你都看懂了,想追又来不及了。”

职场妈妈必然有牺牲 工作生活的平衡因人而异

撒切尔夫人是杨媛草的偶像,这位铁腕女性曾说:“即便家庭是生活的中心,也不应该成为志向、雄心和渴望成功的分界线。”

2017年,在职场冲锋陷阵的女CEO杨媛草步入婚姻。2019年,她在38岁时加入了“高龄产妇”行列,十月怀胎生产后,“代价”才刚刚开始。从产假回到工作中,杨媛草决定拍摄一部探讨生育的纪录片。“生不出孩子的女人就是不会下蛋的鸡”,这种说法仍在网上流传,杨媛草觉得非常荒谬,便给片子起名为《奇妙的蛋生》。

职场母亲的角色永远是分裂的,纪录片里有一幕??杨媛草在外地拍摄时得知孩子生病,打电话心急火燎找医生的场景。网友问她,“孩子的爸爸呢?”杨媛草回复:“在出差。”

“平衡工作和生活对爸爸是‘加分项’,但对于妈妈就是必修课。”杨媛草深有所感,“你看那些学龄前的育儿群里,都是某某宝宝的妈妈,全是妈妈,no dad。”

“但不必过度美化一个职场妈妈,工作生活的平衡因人而异。选择做职场妈妈就必然在生活上面临牺牲,会牺牲孩子的第一次说话、第一次走路等成长时刻。所以在工作上应该给女性更多的机会,她能处理好她应该做的牺牲和她应该追求的事业。”杨媛草说,“政府、企业、社会都需要思考,如何给女性更好的支持,而不是让她们‘重返’职场时碰到玻璃天花板,如果玻璃天花板不能破除,我觉得女性高管真的会消失。”

在10月底刚结束的上海时装周女性力量论坛上,杨媛草也为所有职场母亲呼吁:“那些因为成为母亲而变得暗淡了一些的微光们,她们需要被看见,被听见,需要更多公平的机会,也需要来自家庭和职场的支援和信赖。”

好在重返职场的杨媛草并不孤单。“在佳士得,有好些专家、拍卖官,她们都是两三个孩子的妈妈,所以我觉得可以在比自己更优秀的人身上找到能吸取的能量。对孩子的‘质量陪伴’比‘时间陪伴’更重要。去餐馆里默默一看,有多少带孩子的父母都是在玩手机,只是跟孩子在同一个物理空间中,但跟孩子没有精神上的连接和沟通。”

前段时间,佳士得举办的印象派专题讲座开始前,即将与梵高家族后裔对谈的杨媛草难掩激动。“我儿子问,妈妈,梵高用英文怎么说。然后那个小不点就一直学着念,Van Gogh、Van Gogh,特别好玩。”

“这也是我最想推进的工作之一,让艺术‘破圈’,艺术不是一个特定圈层才能进入的殿堂,拍卖行比大家想象的更亲民。我们不只是天天刷屏的上亿元的赵无极、梵高、莫纳的画作,我们还有成千上万的大小网拍、日拍、各种展览、论坛、艺术品鉴赏交流。艺术品收藏也不仅是画作、古董、珠宝,现在衍生出非常多的细分领域,比如箱包、盆栽、漫画、潮玩、名人手稿……总之,这是一个任你遨游的浩瀚艺术海洋,我们用各种方式普及艺术教育和艺术理念,是很有想象力的跨界破圈。”

记 者 手 记

跨界、破圈也是充满兴奋的挑战

记得今年上半年采访《小舍得》《小欢喜》原著作者鲁引弓时,与他聊到“焦虑”这个话题。父母焦虑孩子的教育,打工人焦虑自己的发展,企业主焦虑公司的前路……现代人缘何被越来越多的焦虑环绕?大环境变数太大!

对抗焦虑,个人、企业都需要自我更新。拆掉思维的那堵墙,对不熟悉的领域始终保持开放与学习的心态。杨媛草之于佳士得,曾经彼此都“不熟”,但也许正是如此,彼此的破圈效应才更值得期待。

杨媛草用“传承、热情、创新”来总结佳士得,一家企业能够长期延续和壮大,从某种程度而言,其创新能力就是应变能力。适者生存,能在残酷竞争中活下来的,不是最强的,也不是最聪明的,而是最能适应环境变化的。

未知让人焦虑,换个角度来看,跨界、破圈也是充满兴奋的挑战。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上一篇:给电竞泼一桶更冰的水:最严游戏禁令后,没了青训的中国电竞怎么
下一篇:没有了
所属类别:利来资源站2